父爱是座山

我应邀去参加一所中学举办的父母座谈会。一位2个孩子的单亲爸爸问我如何教育孩子。

我脑海里迅速搜寻讨论“父亲”的书,而“讨论”父亲的书,多局限在社会学或历史学的架构里,似乎很少看到过单独书籍。

九十年代播出的《考斯比一家》,影片中有五个小孩的比尔爸爸,似乎是史上最有亲子形象的父亲了。他和小孩之间既能幽默互动,又能睿智地处理孩子们的困难。在影片中,他是如此完美,以致于拥有教育学博士学位的比尔爸爸,忍不住要跳出来告诉大家:“别怕让子女知道你并不是个完美的父亲,更重要的是,让他们知道你时时刻刻都在,是可以信赖的,是孩子碰到困难可以跑来说‘我有困难’的最佳对象。”

父亲的角色绝不是第二个母亲。就像比尔爸爸说得:父亲是一个存在,一个能接纳孩子的存在。

然而,爸爸如何面对小孩子每天生活中的衣食住行,如何在这一切活动中和孩子成功地互动呢?爸爸和妈妈的亲子又有怎样的不同呢?

通常,爸爸在亲子上除了是妈妈的助手、后援和坚守纪律的最后防线外,爸爸在孩子的生命中还有另外一个角色:像一座山的存在。孩子虽然只是远远看到他的身影,但是其中产生的意义却是复杂的。

在教育行业,行为偏差的青少年或年轻人,是最难辅导的对象之一。

在台湾省台东县有一座“孩子的书屋”辅导学校。

社会上一些特殊的孩子,他们或被贴上标签;或被失意父亲当作出气筒;或被不断责罚;或受困于学习成绩……

每个孩子来到世间本该拥有绵绵的爱,却可能因为父母的失职、学校老师的歧视等原因不知不觉伤害了孩子的心灵甚至身体,让他们选择自我放弃。

在这样一座不起眼的“孩子的书屋”里头,那些被视为“无药可救”的不良少年,却因一位曾经浪迹江湖的陈爸,再加上几位老师的帮助而改变。

陈爸居然让不良少年摆脱了浑浑噩噩,开始有了人生的追求,有了自我肯定。

陈爸追求的不是让孩子回到学校,不是考上大学;也不是要教小孩成为世界第一的面包师傅。他们只是希望孩子们“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路。”

当然,改变没那么容易。

陈爸和几个老师都清楚。他们知道这些孩子身上的伤疤,不是一年半载,也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改变的。甚至,有些伤疤是砍在心头上的,一辈子都存在,像活火山一样,随时可能再次爆发。陈爸现在做的一切,只是让爆发的机会尽可能得再小一点。

十三年来,陈爸所经营的这个称为“孩子的书屋”的地方,已经接纳了六百多个青少年。他们大部分是被家庭和社会遗弃的。

这些让学校头痛的“不良少年”,是心理治疗的教科书里认为最困难的“行为偏差”或“低动机”个案,却在这里老师们的打拼下发生改变。

我们不禁问:这力量,这不可思议的力量,究竟是哪里来的?

到底,改变是怎么发生的?

陈爸和几个老师对“不良少年”的帮助就是单纯的帮助,他们的关心就是单纯的关心。就是因为这样的单纯,反而产生了修补的力量,也就是在接触中重建了依附关系。

无条件的关心,无条件的爱,也许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1